妈妈再爱我一次

  • 未知 文艺 音乐 游戏 情感
  • 杨童舒 严志诚 胡亚捷 何中华 涓子
  • 每集 45分钟
  • 空空的“尝试三中”的班车上面,一如既往,…空空的“尝试三中”的班车上面,一如既往,最后只剩下司机周皓和蒋安雯两小我了。两年来,周皓老是按照接送的顺序,最后一个把安雯老师送回家。这空荡的车厢,恍如爱情的场合,他们在黉舍以同事相称,而在暗地里,却已是一对心领神会的恋人。这是个秘密,两个都曾离异过的人,在黉舍那个圣洁的场合里,在感情的处置上老是慎重而守旧的。 而这一天,周皓决议在这个充任见证的车厢内,向安雯求婚。 周皓有个叫不懦的儿子,前妻在儿子三岁的时候提出离婚,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消失。自此,周皓成了孤苦伶仃。良多多少年来,周皓不知该若何对儿子解释妈妈的突然失落,他一向在隐瞒说妈妈突然调到外埠去事情,外埠很远,妈妈很忙,他无法带儿子去很远的处所找很忙的妈妈,这个稀里糊涂的谎言持续至今。 安雯则很少提及自己的离婚经历,这个经历于自己大要有些耻辱,两年前,明明是亲妹妹蒋安欣抢走了丈夫,可这个“抢”字却让安雯百辞莫辩,是抢吗?可丈夫恰恰是自愿的啊! 而今,两块本来不是一面镜子上的碎片打算粘在一块了,可周皓与儿子的谎言该若何收场呢? 仁慈的安雯最终决议以不懦“原装”母亲的身份打进周皓家庭内部。安雯的支出让周皓打动不已。老百姓讲:后妈养来养去,终究是给自己养个狼崽子。可安雯不单接受了这个“狼崽子”,还宁肯冒充生母。安雯这个无私的行为,让周皓猛然间想到了《渴望》里的慧芳。 为了不让不懦产生一丝思疑,婚礼没有进行。当天,安雯带着精心挑选的玩具,好象从几千里外方才赶回来似的,为了这次“久别重逢”的场景,安雯曾对着镜子练习了很屡次表情。她要表演的逼真,这次与孩子久别重逢的会晤,将决议自己此后与不懦的关系,以及奠基家庭重组后的幸运。 10岁的不懦面对着陌生的妈妈,他提出亲妈妈一口。安雯高兴极了,她把自己的脸凑过去的时候,一口吐沫狠狠的砸在脸上。“你不是我妈妈!我妈妈的耳朵上有一个黑痣,你是个骗子!”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让新佳耦彻底解体。精心设计的一切,被孩子无情的揭穿了。 故事该是一个温情的起头,却不知不觉中竟向悲情滑去…… 婚后,周皓的眼睛出现了间歇性视力低下,化验的结果让周皓大吃一惊——遗传性小脑神经萎缩。这是一种比癌症还要恐怖的疾病。它意味着三个月,或是半年,或是一年今后,周皓将瘫痪在床。顽强的周皓为新婚的妃耦写下一封信,今后起头加倍尽力的事情挣钱,他明白,自己瘫痪是注定的事情,那个时候,自己将留下一个起义的儿子给妃耦。安雯没有责任去抚养自己的儿子。周皓决议多挣些钱留给儿子,留给不幸的安雯。 安雯也同时发明了丈夫的变态。他发明丈夫拼命的事情。她劝过丈夫不要过于辛苦,但无济于事,她因而买了昂贵的补品,在丈夫每日出车前偷偷洒在丈夫的水杯中。可是安雯这个鬼头鬼脑却又仁慈的行为,却在这天被不懦看到,而就在这天,周皓产生了重大变乱,再也没有醒来。 周皓酿成了植物人,而他蹊跷的变乱缘由令所有人疑心。而有谁知道,小脑神经萎缩的病发症状之一,正是自己无法控制自己的四肢,这就造成了周皓近乎鬼使神差的变乱缘由。 “你就是杀死我爸爸的凶手”——不懦对安雯大吼道,“我亲眼看到你在爸爸的水杯里放了毒药!”这个标语当然没有将安雯告上法庭,却让这个仁慈的女人切齿痛恨。她看到了丈夫留下的信,她知道了丈夫变乱的真正缘由,她痛哭不止,她不明白恶运为何突然降临。病院发起安雯将丈夫安泰,丈夫在信中进展安雯把孩子送往孤儿院。两天后的一个晴朗的早晨,安雯接回了丈夫,并在床前摆上了玫瑰,她对着无法再恶作剧的丈夫说:自己将永远让玫瑰盛开,她对着怒视自己的“狼崽子”讲:小子,从今天起头,你给我记住!不管你承不承认,我就是你的正当监护人! 不懦刚上六年级,他进修隽拔,更弹得一手不错的钢琴。周皓病前的欲望曾进展他能够考取音乐附中。可眼下,周不懦曾经没有这个心气儿了,他不明白怎样会突然跑出一个讨厌的假妈妈来,他要跟这个冒充的母亲斗争到底,甚么监护人!甚么妈妈!他要打倒安雯,想尽一切手段,将她彻底赶出这个家。他管安雯叫骗子,他不再碰钢琴,他绝不实现功课,这些都是他对于冒牌母亲的抗挣!孩子告知安雯这个家是自己和爸爸的家,安雯该是空气,安雯接受了。从此,安雯真的酿成了空气,为了能够让孩子缓解冤仇,她真的按照同孩子的约定从早到晚一言不发,只有在深夜,面对沉默的丈夫,她才能够透露委屈,只惋惜这个独一的倾听者是个聋子。 家庭窘困,安雯决议将丈夫留下的房子出租。 不懦的有一个怪僻的邻居,这是个近乎神秘的孤老太太。一个有时的机会,不懦走进了她的房子。 安雯的房客是开着宝马跑车来的,安雯不明白她怎样会把宝马开进居民楼里。年青漂亮的屠英要安雯今后叫自己英子,并告知她自己是在跟男人玩捉迷藏的游戏。屠英说自己厌倦了感情,累了,烦了。她想做一个普通的人。安雯笑了,她告知英子除了天主,每小我都是普通的人。安雯的话让英子觉得颇有哲理。她似乎历尽沧桑的告知安雯,常人都是自私的,也所以常人不配拥有真实的爱情。 这天,男子汉一样的不懦突然带回家几个彪形大汉,他自做主意卖掉了钢琴。他告知安雯,这是爸爸送给自己的,是属于自己的财产,他要安雯无权过问此事。这一次,安雯真的没有管,她眼睁睁的看着钢琴被抬走,面对被“打劫”的排场,安雯力所不及,而在心底,安雯告知自己:安雯啊,你绝不成以放弃! 妹妹安欣和丈夫路锦华过着幸运的生活。路锦华做为钢琴演奏家,名扬四海的威信让安欣自豪。对于姐姐,安欣没有歉疚,她觉得爱情该是有弃取之权利的。但对于丈夫,安欣则封锁了所有关于姐姐的信息,她总担心锦华的内疚会致使不胜设想的结果,她处处当心,处处提防姐姐,旧情重燃的惧怕在安欣心底默默的蔓延。 安雯要去外埠开会,她哀告母亲伪装保姆来家中照顾不懦。老妈妈明白女儿的苦心,她知道不懦更不会接受安雯的家人。老妈妈一面接受了保姆的头衔,一面在心底为女儿流泪。 安雯不在家的日子里,不懦天天在爸爸面前数落安雯的不是,这做法激怒了“老保姆”,老妈妈狠狠的斥责了不懦,却是以暴露了身份。感应再次被欺骗的不懦愤然离家出走。归来的安雯急疯了,她歇斯底里的四下寻觅不懦。而此时,不懦正舒服的躺在隔壁怪僻老人家的床上。怪僻老人用怪僻的方法教育了不懦,夜晚,不懦从隔壁的窗子爬回了自己的小床酣然入睡,而此时的安雯却已近乎绝望。次日清晨,两天没有睡眠的安雯看到不懦竟从自己的房间走出来,这个不幸的母亲悲喜交集,她昏倒了。这一次的较量,不懦又胜利了。但当不懦看到安雯苍白的面孔,以及听到安雯仍然毫无埋怨的言辞时,不懦溘然感应一种失落,他起头思疑自己是否有些过分了呢? 不懦起头逃学,他迷恋上彀吧。他游戏打得很好,好到他人出钱请他。在疯狂的网络世界孩子似乎找到了一种逃避。这一次,安雯终于愤慨了。她把不懦从网吧拽了出来,任不懦若何挣脱也无济于事。安雯终于将不懦重新按回到书桌前,她将不懦锁在了房间,不懦仍然挣扎着。此时,门开了,安雯将轮椅上的周皓推了进来。她告知不懦,从今天起,将由这个不会斥责,也不会脱手的爸爸监督不懦的进修。不懦能够跑,也能够懈怠,爸爸都将不会有任何行为。安雯告知不懦,但爸爸的心里在流血! 今后,安雯似乎安静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这个时候,安雯才感觉到自己红肿的手腕,这是方才“狼崽子”挣扎的时候留下的。揉着手臂上一缕缕红斑,安雯的泪水流了下来……安雯决议从明天起头,无论不懦接受与否,自己将每天监督他上下学。 几天过后的一个早上,不懦自动找安雯谈话。孩子说自己将不会再去网吧,此后也不需要安雯接送自己。安雯问他为何有决心戒网,不懦告知安雯:由于自己是周皓的儿子! 而在统一天,孩子由于拖堂,很晚才回来。不懦本以为安雯会追问自己,但却看到了一顿丰厚的晚餐和一个慈爱的笑脸。不懦终于不由得问道:为何你没有问我晚归的缘由,你没有思疑我又去网吧么?安雯摇着头说道:我不会思疑你,由于我是周皓的妃耦! 次日,当良多家长到黉舍询问是否真有拖堂一事时,不懦溘然感应从未有过的自豪感,他告知同窗,自己的妈妈相信自己,自己的妈妈昨天给自己做了可口的饭菜!而在安雯面前,不懦却绝不会,也从未叫过她一声妈妈。 深夜,不懦又从窗子翻到隔壁孙奶奶家里,这个翻窗而过的特权是孙奶奶的特许。不懦把白天的事情告知奶奶,奶奶告知不懦妈妈的益处,不懦却仍然固执。奶奶带不懦走进一间紧锁的房子,不懦竟不测的看到了自己的钢琴。老人告知孩子,这是妈妈偷偷赎回来存在在这里的,这就是安雯和老人之间的秘密。这是属于不懦的钢琴。老人告知孩子,妈妈打算在不懦考上中学后把钢琴还给不懦,不懦抚摩着自己久违的“伙伴”,他曾经何等忏悔卖掉它啊,小不懦沉默了。 房客屠英是个性情泼辣的女孩,不知为何她好象第一面就对安雯产生了好感,她觉得安雯好象自己亲热的大姐姐。后来,屠英看到了安雯的生活,她眼睁睁的看着安雯若何委屈,若何照顾自己瘫痪的丈夫,她被安雯的爱打动。她时常找这个房东大姐聊天,从她那里似乎能够懂得最简单却又最庞杂的生活哲理,而这些哲理安雯是用自己朴实的行为诠释的。 许多事情过后,不懦越来越感觉到安雯似乎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讨厌,他想到孙奶奶的话,他是个男子汉,他该承担起一些责任! 这天,不懦做了一顿粗糙的饭菜,而就是这件普通的小事,竟让安雯看到了无限的进展!但就在次日,安雯归来的时候却看到了家中两具“直挺的尸身”,未关的煤气在空中蔓延…… 在病院,守护了丈夫和孩子整整一夜的安雯终于笑了——父子俩已脱离了危险。大夫告知孩子多亏了妈妈,这一次对于妈妈的称谓,不知道为了甚么,不懦竟没有否决。 晚上,安雯自己为自己过了一个简单的生日。这是自己三十三岁的生日,她对丈夫说,自己老了……她告知丈夫自己早已预料到这将是一个伶仃的生日,这面前的蛋糕,这桌上的红酒,更增加这份伶仃。但安雯仍然给了自己过生日的理由,由于能够许愿,而且据说面对蜡烛许下的心愿是最灵的。她愿意把这个机会留给不懦。她极力营造了生日的气氛,是为了让这一小我的生日更加象个生日,这样她相信欲望就必然能够实现,她要不懦好,她要不懦能够康乐,安雯对着蜡烛许下这个心愿,她相信天主能够听到这个冒牌母亲的心声!房子里突然异常的沉静,偷听中的不懦许久后才听到了一阵微小的抽泣声…… 几天后,安雯在桌子上看到两份100分的试卷。不懦告知她,这就是自己一模考试的成绩。不懦说谢谢安雯救了爸爸,救了自己,这算是自己迟到的一份生日礼物吧。 泪水浸湿了双百,不懦考上了安雯所在的重点中学。开学后安雯的语文课上,安雯为新同窗安插了一篇为所欲为的作文。不懦写了《我的妈妈》!作为范文,不懦有需要在全班朗读。那一次,生怕没有孩子知道为何,作文念到一半的时候安雯老师竟进来了。在空荡的楼道里,安雯早已以泪洗面。“妈妈”——这个神圣的字眼,她第一次从不懦的嘴里听到,安雯知道,自己真的成功了…… 不懦考上中学不久,怪僻的孙老太太归天了。在老人的房间里,不懦弹起了属于自己的钢琴。琴声中孩子恍如又看到了老人的身影。安雯是感谢老人的,她知道老报酬自己与不懦间的矛盾做了良多尽力。在钢琴的夹缝里,不懦发明了一张字条,是老人死前为不懦留下的——“不懦,奶奶进展你能继续弹钢琴,奶奶会为你自豪,妈妈也会为你自豪!”…… 这天,安雯终于知道了一个秘密,不懦昔时拒绝再学钢琴的秘密。“由于我知道,音乐附中的膏火会很高,家里很穷……”当母亲领会到不懦昔时懂事的设法主意后,一个动机涌上安雯心头,她要让不懦从回到新钢琴旁,这是孩子的爱好,是周皓的心愿! 在新黉舍,懂事的不懦赢得了老师的赞扬。但一位叫吴涛的男孩却才处处与不懦为敌。他是个巨室后辈,他也弹的一手很好的钢琴。 吴涛和不懦的第一次抵触是在一节语文课上,吴涛进修欠好,擅于捣蛋。安雯的批评招来吴涛无礼貌的顶撞。在课堂,不懦看不得自己的妈妈遭到欺负,他和吴涛撕打了起来。这次当堂打架的恶性事务,让两个孩子成为黉舍果然的敌人,并从此方枘圆凿。 一天,英子风风火火的跑来找安雯。她带来了一个凶讯。她据说周皓小脑神经萎缩的疾病是遗传的,很有可能降临在小不懦身上。然而,这个凶讯并未引发妈妈的发急。安雯说自己在当初周皓失事的时候就知道了。并奉告小不懦的确具有50%的遗传机率,但安雯告知英子,眼下的孩子是健康的,她就必然当儿子是个正常的小孩。英子震撼了,她没有想到,当初安雯自愿接受的,竟然是一个极可能没有未来的孩子。安雯的坦然让英子辛酸。一个极可能没有未来的孩子,一个执着的无悔的母亲!安雯告知英子,这就是自己迄今仍然不让孩子骑车上学的缘由。她怕孩子会在某一个时刻突然病发,就象当初的周皓一样,她不行告知孩子事情的真相,她只有默默的关注着,等待着,等待恶运随时有可能的降临。 安雯起头为不懦寻觅钢琴老师,由于昔时教过不懦的老师曾经出国了。安雯不懈的尽力着,她终于找到了一个代价昂贵的老师,她下定决心就算再省吃简用,也要让这个可能没有未来的儿子拥有未来! 可是,当安雯揣着钱找到钢琴老师的时候,却在老师家里遇到了吴涛和他开奔驰的爸爸。吴涛爹是个有钱人,他曾经付给了老师更加昂贵的膏火,他甚至于代老师客套的请安雯母子离开。这个打击让安雯痛苦,她相信钱不是全能的,可是这次她输在了钱上。懂事的不懦劝妈妈不要难过,可孩子的安慰反而更增长了妈妈的压力! 安雯决议去找一小我,一个曾经背弃过自己的人——她的前夫,现在妹妹的丈夫陆锦华。但安雯的请求却遭到了安欣无情的拒绝,安欣的设法主意很简单,她不愿意再给姐姐与丈夫接触的机会,安雯领会妹妹的感受,她选择退缩。 但有一天,锦华却找到了安雯。他要教不懦,他为妃耦的不近情面向安雯道歉。这无疑是济困解危,曾经断港绝潢的安雯接受了。 不久,锦华喜好上了不懦这个资质聪慧的学生,他频频与安雯和孩子的接触让安欣不得安心,妹妹想,自己多年来的惧怕终于成真了! 吴涛向不懦挑战,他要在暑假后的二十所中学的汇演上,挫败不懦成为全校真实的钢琴第一。这个挑战不懦接受了,他要在暑假的时间里填补落空的光阴,他要为妈妈挣气,挽回曾经由于钱而丢掉的庄严! 如火如荼的钢琴训练起头了,锦华把不懦带到郊外自己宽阔的琴房,在这里,不懦起头了疯狂的练习。安雯为了照顾儿子,也被放置住在了那里。 不久后,安欣终于爆发了。这天,几近落空理智的安欣找到姐姐,将安雯骂了个狗血喷头,她告知姐姐,自己曾经怀孕了,她不要安雯打扰自己安静的生活,安欣的话让安雯溘然感应一阵辛酸,她没有辩驳。 几天后,安雯的妈妈找到了安欣。她告知她一个真实的故事。想昔时,妹妹安欣为了让安雯顺利与丈夫离婚,曾经伪装怀孕,并跪求姐姐让步。而就在那时,没有人知道实在安雯正怀着锦华的骨肉。为了让妹妹幸运,安雯对所有人包孕丈夫隐瞒了真相。离婚后,不幸的安雯就住在妈妈那里,只有老人知道这个仁慈的女儿的苦衷。但安雯的孩子在三个月后流产了,并是以落下了终身不孕的病身。这是个长远的秘密,安雯从不要母亲提起。要不是现现在安欣不成一世的立场,眼看着两姐妹交恶,老妈妈也不会提起。面对木鸡之呆的安欣,老人告知她:一奶同胞的姐妹,这又是何须呢…… 二十所中学的文艺汇演紧锣密鼓的筹备着,吴涛的爸爸是首要赞助人之一。他打算贿选,他要让儿子赢,他相信有钱就没有问题! 屠英找到安雯,她告知大姐自己打算结婚了。这个消息让安雯大吃一惊。屠英说自己感谢安雯,是她让自己相信了爱。安雯为英子高兴。屠英同时告知安雯吴涛的爸爸打算贿赂评委,并说自己的男友也是此次活动的更首要的赞助商之一。安雯不知该如之奈何,屠英却说自己自有主意。 这些天,不懦的压力很大,他拼命的练琴。独一的信念是赢,这个动机让他疯狂。 不懦终于登上了汇演的舞台,他越弹越好,越弹越激动,他的表演震撼了在场合有的观众。演出结束的时候,高兴而投入的不懦突然感应眼前一片发黑,他一头昏倒在钢琴之上。 当不懦从床上醒来的时候,妈妈告知他他得了第一。孩子高兴坏了,屠英则在旁边奖赏自己的功绩,原来,英子已换掉了所有纳贿的评委。这个冠军是公允的,不懦当之无愧。看着孩子幸运的表情,屠英知道她身旁的安雯并不轻松,也将从此再没有轻松的可能。 没错,孩子终于第一次病发了。遗传基因曾经表示出显相,孩子的身体正向魔鬼趋近,且再无可逆的可能。安雯的眼泪无济于事,她曾经眼睁睁的看到了丈夫的后果,她知道未知的某一天里,不懦的手将起头颤抖,今后,他的四肢将无法调和,然后,说话含糊而费劲,再往后……安雯不敢想了,她明白不懦曾经彻底酿成了一个没有未来的孩子。她告知英子自己的设法主意,她要让孩子继续上学,继续练琴,只有还有时间,他将让不懦象一个普通孩子般生活。屠英没有哭,她不成以在安雯面前流下自己的泪水,由于她知道大姐的心在流血。 不懦与吴涛的关系缓和了,由于一次吴涛在校外“偷”漫画书的时候,适值经过的不懦自动站出来为吴涛证明清白。不久后,吴涛做为感谢感动送了不懦几张从国外带回来的钢琴CD。两个孩子从矛盾到友情直到成为最好的朋友。 吴涛的语文需要补考,他要不懦赞助自己从妈妈那里偷来试题。不懦拒绝了,他告知吴涛一切要自己争夺。不懦答应吴涛自己会在每天晚上,在自己家里陪吴涛进修。果然,吴涛进修到清晨,不懦就陪这个朋友学到清晨。在不懦的催促下,吴涛的补考通过了。安雯是支持儿子的,虽然她疼爱儿子的身体,可她更进展,不懦是个真实的男子汉!母亲的支持让不懦再一次明白了爱的寄义…… 不懦汇演第一的消息登上了报纸,这份报纸被安雯当心的收藏,却同时被另一个女人看到了——她就是昔时抛弃不懦与丈夫的女人,不懦的生母曹曼。 现在的曹曼可谓快意。想昔时她背着周皓傍上了一个香港人,在离婚申请上签字今后,便消失的无影无综。现现在,她又背着香港人找了一个年青的恋人。她现在有钱,有男人,她起头觉得自己似乎缺个孩子。看着眼前有出息的不懦,曹曼决议要回这个孩子,以填满生活中的空白! 曹曼的出现,让安雯七手八脚。她蔑视眼前的女人,她拒绝了曹曼的无理要求。但曹曼死缠烂打的立场让安雯头疼不已。曹曼要去找孩子,安雯告知曹曼孩子有病。曹曼当然不晓得不懦病情的严重。她告知安雯自己有钱,只有有钱就能够给孩子治病。只有这最后一句话让安雯动心,安雯似乎一瞬间又看到了进展。 不久后,考虑再三的安雯终于将不懦送到了曹曼豪华的别墅中。安雯告知不懦,眼前这个陌生的女人材是他的生母。不懦闹,发狂,挣脱。当安雯离去的时候,母亲的心彻底碎了。好象几分钟前,安雯方才亲手将自己的孩子送进了魔窟。雨水打湿了安雯的衣裳,在这瓢泼的街头,安雯已不知自己将何去何从…… 就这样,小不懦被关进了“监狱”,面对曹曼为他打造的金城汤池,孩子力所不及。他驰念自己的小破屋,他驰念自己的妈妈,还有爸爸。一个有时的机会,不懦跑了,他又见到了安雯。他哀告妈妈不要把自己再送归去,他责怪为何舍得抛弃自己,他说安雯才是自己真实的妈妈。安雯紧紧的抱着不懦,这一刻她立誓不会让这个孩子再离开自己,她等待着曹曼的到来。 但出乎意料的曹曼又提出不要不懦了,她更送回来10万元钱,她潇洒的把孩子留在了安雯身边。曹曼的行为让安雯惊讶,她不懂,曹曼为何竟判若两人。 原来,曹曼的恋人打算跟曹曼结婚。独一的条件就是要曹曼放弃这个身患绝症的孩子。多年来,曹曼曾经离不开这个年青的恋人,结婚是对曹曼最大的诱惑。曹曼这个笨女人,她打算骗到香港人的钱,今后与这个恋人远走高飞。她放弃了不懦,是由于她相信自己这回将有更加美好的未来,只惋惜这一次,曹曼错了! 屠英的出现,让安雯终于明白了曹曼的动机。由于屠英的男友正是香港人的合作伙伴。英子说自己也没有想到曹曼竟是不懦的生母。当安雯知道一切真相今后,她愤慨了,她找到曹曼,当面打了她一记耳光。她指责曹曼是禽兽不如的母亲,她曾两次抛弃了自己亲生的骨肉。 对于曹曼的“恶行”,屠英当然不愿放过,“不光是为了安雯” 屠英告知男友,“我必然要毁了这个女人,也是为了天底下所有仁慈的母亲,我不会让曹曼的阴谋得逞!” 因而几周后,曹曼果然一无所有。这件事并未废英子太多的周折,她只需把恋人的事告知香港人,这就足够了。香港人当然不愿戴这顶绿帽子,他能够让曹曼拥有,也能够让她一瞬间一无所有。曹曼与恋人的关系更是摧枯拉朽。钱没了,恋人自然就跑了,眼下,曹曼终于体味到了地狱的感觉。 曹曼去找屠英,她领会一切都是这个女人在作怪。在屠英家,曹曼却不测的只看到了不懦。 不懦隔着防盗门的铁窗告知曹曼,自己和妈妈来找英子阿姨,眼下,妈妈和屠英阿姨进来了。曹曼感应希奇,她不明白不懦对自己的立场怎样突然好转了。不懦告知曹曼:由于我回来今后,妈妈告知我你不是好人,你也是由于爱我才把我接走的。妈妈要我不要恨你,虽然我不承认你是我的妈妈,但我也不会恨你。一霎时,曹曼溘然感应周身的火辣,她急遽的跑开了。 没错,为了不让不懦心灵遭到危险,安雯的确是这样告知的不懦,她要不懦知道,世界上没有好人,每一小我都是仁慈! 安雯的仁慈击跨了曹曼的邪恶,可是,就是这么个仁慈的妈妈,却似乎再也看不到美好的未来……几个月后,不懦的手第一次颤抖不止,妈妈将她送进了病院。再后来,不懦的病如其他患者般没有特例,他的视力急剧降落,他无法再跟母亲交换,由于再没有人能够听到不懦含糊的语言。 不久后,安雯黉舍特批安雯留薪停职。 从此,安雯的生活进入了一种轨道。每天五点多钟,安雯就必需起床,要烧五个热水瓶的开水,然后将新鲜的鸡肉,猪肉,用小火熬汤再将好几种蔬菜用榨汁机打浆,这些都是给丈夫预备的“饭”。丈夫没有吞咽功用,安雯只能将这些有营养的流汁通过鼻管用针管推到他的胃里,每天要推七八次,每次需要半个小时,这样做能够加强他的膂力。漱洗完今后,又赶快为儿子预备早饭,帮儿子洗脸,漱嘴,叠被子。为了包管丈夫不生褥疮,每天清晨,安雯就会把他抱到客堂的轮椅车上,为他按摩一番,然后打开电视,调到有音乐小品的频道,这样似乎能让丈夫恬静一会。午时十一点,安雯还要赶到菜市场去买菜,由于这时的菜价廉价。下昼的时间,安雯用来跟孩子聊天,虽然她良多时候不知道孩子在说甚么,但她相信孩子总有听懂的一天。晚上10点多钟,夫儿都恬静的睡了,安雯却疲惫的瘫坐在椅子上久久站不起来。 一家栏目采访了安雯。在那一天,曾经见证过安雯一家经历的人全来了。安雯告知主持人:“他们还在,就是一个家,我不行丢下他们”。在这两年照料丈夫、儿子的过程当中,有两件事使安雯终身难忘。 一次,安雯的胆结石突然产生发火,到病院检查后,大夫说必需马上手术。在打电话给家里的时候,她听到了儿子含糊的声音(不懦那时还能够能够听到),她马上就和大夫商酌,能不行改在晚上手术,征得大夫赞成后,安雯忍着庞大疼痛赶回家里,照料丈夫儿子。晚上,当儿子睡着今后,她才乘公共汽车赶到病院做了胆囊切除手术。手术过后,她谢绝大夫的住院要求,坚持带药回家。在路过病房的时候,当她看到许多病床前有良多亲人围在病人旁,呵护着吃这吃那的时候,安雯的眼睛湿润了。深夜十一点当她回抵家时,看见五楼自家的窗户还亮着灯时,她没想到儿子还在等他,日常平凡四五分钟上楼的时间这次却用了一个小时。到刀口拆线的时候,安雯整整瘦了5千克。 还有一次,居民楼谣传地动,所住的楼房里的人纷纷跑到楼外去,惟独安雯一家人仍然留在家里。看着楼下浩繁的邻居又转头看看毫不知情的丈夫和不知如之奈何的儿子,安雯又一次流下了眼泪。她告知主持人说,只有我不成以走,真的不成以…… 此时,节目的大屏幕上突然出现了安雯与周皓昔时的结婚合影。看着照片中漂亮的自己,安雯的眼睛湿润了。大屏幕上,一幅幅安雯一家珍贵的照片滚动着,在场的人全都哭了。突然,节目中响起《世上只有妈妈好》的钢琴声,是不懦在弹。主持人告知朋友们,为了这首简单的曲子,曾经拿过冠军的不懦却练习了很长很长的时间。这是他献给妈妈的礼物。 听着儿子蹩脚的钢琴声,安雯溘然感应一种升华,一种满足。这就是传说中的幸运吗?安雯知道自己这平生将别无所求……

同类型

妈妈再爱我一次评论

  • 评论加载中...